Fanstratics
弗朗特之门
Songs of Conquest
15329911

Fanstratics月报#26#2022-10

EvilP 更新于 2022-10-01 14:14:08,共有条回复论坛链接

来源:https://www.fanstratics.com/fstnewsletter26,以下由HeavenK翻译。

  • ​Fanstratics Troop: Basilisk.
  • 兵种介绍:巨蜥
  • With an origin shrouded in a mysterious evolution of serpent scales and hen feathers, the Basilisk is the only non-Chimeran Troop able to turn Enemies into stone. Lithe and lethal, it is faster than the snake-like Medusa, but less focused when attempting to turn Enemy Troops into stone. Able to engage multiple targets, in specific occasions, the Basilisk’s smoldering stare is a quantity over quality Assault. I put the Basilisk in front of Justin at least twice before, and each occasion, he nudged it aside as he just wasn’t ready to tackle it. This month, he was ready. We tried playing around with the eyes, but different iterations simply got in the way of his overall design. So, as is somewhat common, less was more, and I’m very happy with the final result. For those of you who want to see Justin actually create the drawing, you can always watch a VOD of his Twitch stream.
  • 巨蜥的起源笼罩在一次介于蛇鳞与鸟羽间的神秘进化之中,它们是Chimeran族以外唯一能将敌人石化的兵种。灵巧而致命的巨蜥要比蛇形的美杜莎更为迅捷,但当其试图石化敌人时的专注力则更低一些。巨蜥的郁积凝视攻击更偏重于数量而非质量,这使得其能够在一些特殊情况下面对多个目标。
  • Fanstratics Question: I really really love the way the Rampart town was made graphically (green forest, nice cottages, a well/spring, mountains with green dragons and white fog in the distance, all a happy place filled with fresh nature, such a joy to watch. Reminds me of my mountaineering trips. And that music for the town, beyond real. Such a great masterpiece overall. So, my wish about this is maybe in this new game you could do something similar with a town. Capture that feeling that I described as true to the original as possible if you can. As you said in the newsletter that as a game designer you have to understand other people`s ideas even they don`t express them in a clear way (as you did with the guy who did not like the game`s main screen with the angel but was not sure what he did not liked) so I believe you can capture the feeling of Rampart and understand more than anyone what I am trying to say here.
  • FST问题:我很喜欢H3壁垒族的风格,FST里会不会有类似的?
  • I think you will like the Thornwood faction, as they are the Fanstratics parallel to the Rampart. Generally speaking, I try to give the artists a broad direction and let them run, so the Thornwood won’t be exactly the same, but its theme is very similar: enchanted forest.
  • Thornwood族可以满足你的需求。
  • Fanstratics Question: You mentioned that the game will not have science fiction like in HoMM3, referring to the large number of players who do not like it. There are very few such players in Russia and no one takes them seriously. Now the main complaint about Fanstratics among HotA players is that the game will not be techno-fantasy (mixing of sci-fi and fantasy). While the game is at an early stage of development, it may be worth making a vote about it among subscribers?
  • FST问题:你提过FST将不会有H3的科幻要素在里面,但我们部分俄国玩家很喜欢。所以,还有机会调整么?​
  • Firstly, while I want Fanstratics to be thought of as spiritual successor to HoMM3, I don’t want it to be viewed as a Might and Magic ‘rip off’. Incorporating a heavy-to-moderate science fiction element, into a fantasy universe, would certain open it up to this criticism. Secondly, I have already laid the creative foundation upon which the Fanstratics world is based. I am happy with what I’ve done, and look forward to its gradual reveal. While it is not science fiction... it is not stereotypical fantasy. Hopefully, you will like it, and enjoy it. :-)
  • 第一,FST是H3的精神续作,但也不想被人看作是完全“抄袭”的魔法门,而如果引入了科幻要素,那就无法避免这种质疑;其次,FST世界观已经写好了,我也很满意,虽然没有科幻要素,但也不会是老套的奇幻设定,希望你能满意。
  • HoMM3 Recollection: Stumbling Out of the Gate (part 1 of 3).
  • H3拾遗:蹒跚出门
  • 点击展开长文

弗朗特之门 § 介绍#w6#未眠冥约

EvilP 更新于 2022-10-01 00:43:41,共有条回复论坛链接

有人,不是我,要放假,所以下周的提前发了……超纲的长,慢慢看……

死亡是安静的墓园,是永恒的安息,是所有生灵死寂的终结。在月夜中的阴霾,弗朗特世界的悠久忌讳。死灵法师和各色亡灵生物,那些死而复生者,无法安息者。所有残破身躯者都信奉寂离司,因为没有死亡之神的宽恕,它们就无法在死后再度站起。

每一座死者的城市都被称为大墓园,大墓园上空升起虚假的暗绿色月亮以及遮天蔽日的黑雾。让大墓园永远能处于寂静之夜中。只有在这种黑暗中,亡者们才能安眠。亡者无需进食和睡眠,但他们中的某部分永远渴求鲜活的生命。这些死亡大军越战越多,如同蚕食世界的昆虫,永远无法被根除,而强大的寂静之王们则统治着永恒的国度,肆意操控着一切血液、白骨、肌肉和精魂。期盼着有一天生死倒转,将他们最熟悉也最憎恶的事物驱散。

  • 主要城市:永眠、寂离司、死月、莫-赫莱斯
  • 代表颜色:暗绿、黑、血红、青蓝
  • 关键词:死亡、寂静、索取、空虚
  • 适性地形:墓园地,黑暗大地

报丧既死·寂离司 — 文化信仰

报丧既死、永远之夜、死亡的圣主、恩宠之主。寂离司也许是所有神明中诞生与存在时间最长的。寂离司的形象是一个由近似黑曜石的色泽的幽冥漆黑岩石打造的四臂黑影,它最醒目的标志是身体里生长出的无数漆黑枝条,那些枝条托举着一颗巨大的死球。

最初,生与死在弗朗特世界是极其明确的概念。活人寿终正寝,或是死于非命,灵魂就将离开凡世,归死亡之主,命定的死亡寂离司所有。寂离司的死神们用镰刀收割那些灵魂,勤勉夜以继日地工作着,除了有极强执念的灵魂,都会被洗净记忆引渡至寂离司的幽冥中。

有的灵魂在死亡中得到宽恕,寂离司允许他们永恒地安眠。有一些有罪的灵魂,幽冥中的死亡代行者们会将他们分配到各个岗位中去,长久地工作,以抵过罪责,并使他们服从。

生与死的界限从未打破,循环之间由绝对的秩序持久支配着。

报丧既死的仆人中,权力最大的是七位幽冥司。

第一幽冥司-恐鸦雷吉斯,第二幽冥司-荒骨奎德,第三幽冥司-黑蜘蛛桑吉多尔,第四幽冥司-死之蝎,第五幽冥司-猩红尊爵斯坦因,第六幽冥司-腐躯葛霍汀,第七幽冥司吊命枯树亚蒙未雅克。

七位幽冥司的宫殿环绕报丧既死,各司其职,统领幽冥中的各种事务。他们拥有以宫殿为起点的扇形领土将死者世界分成七份。直到第四幽冥司的反叛。

死之蝎盗走了一部分死球。

死球即是死亡这个含义的集合,寂离司最重要的宝物,一切和死亡相关规则的具象化事物。从此死之蝎便不知所踪,寂离司对此也未发表过任何意见。

自那之后,一部分人开始无法安息,他们在死后站起,迷茫地看着这个已经不属于自己这幅躯体的世界。寂离司最终还是伸出了援助之手,奎德将最有能力的死者引导他们成为寂静之王之外,还引导他们建立自己的死者国度,雷吉斯给他们的每一座城市设立了夜的天幕,也就是大墓园上空的黑雾。而桑吉多尔和葛霍汀则奉命教给这些死者幽冥的战斗方法和法术。最终,斯坦因和吊命枯树将一小部分力量给予了在这个世界上立足的亡者们,让他们更加坚韧,其中的一部分将有机会进化到更加强大,并能复活其他死者。

分裂的信仰

亡者们无不感激寂离司对于他们这些被遗弃之人的馈赠,它们自称未眠者。在寂静之王的领导下,亡者们扩大自己的规模。未眠者来源于各个种族、人类、矮人、精灵、兽人、甚至是哥布林及死去的野兽和龙类,它们说着自己死前的语言,同时也能使用自己的精魂进行只有幽冥界才用到的一种交流方式——交魂。

未眠者们的信仰很多样化,但无非是信仰六位幽冥司中的某一位,或者直接信仰寂离司本尊。毕竟是这些神或者次级神明给予了它们在这个错误的世界上“生活”下去的能力,甚至是施展自己野心的机会,发展壮大的机会。

然而,有些未眠者的思路则更加跳脱,他们认为真正该歌颂的神明是曾经的第四幽冥司,那被遗忘的死之蝎,盗走了报丧既死至宝的死之蝎。他可以说是未眠者们的造物主。有些未眠者感激死之蝎,他给了他们第二次“生命”,第二次机会。而有的未眠者则诅咒着自己的命运,难以接受自己成为皮肉腐烂的死亡怪物,他们也同样诅咒着死之蝎。

恒荒历235年,那些歌颂着死之蝎的未眠者将数字四刻在了自己的眼球上,自称真亡者,与未眠者展开了一场巨大的战争,死人与死人之间的战争,由于这些已经死过一次的士兵极难被再度杀死,所以这场战争也旷世持久,被人们称为永眠战争。

100年以后,尽管未眠者获胜了,但小部分的真亡者也隐匿在世界的角落,继续着他们对死之蝎的朝拜。而寂离司和他的幽冥司们对此没有任何表态,也全无明显的恶好。

圣柜

未眠者的身体无非由五大要素构成,这也是死亡力量的五种象征。灵魂、骨骼、肌肉、血液和幽冥琼浆。除了幽冥琼浆这种暗绿色的,一般在幽冥中才得以一见的如同浑浊下水道中的霉菌颜色的粘稠液体外,其余的都是生物体内常见的部分。

而以寂静之王为首的强大死灵法师、死亡骑士们有充足的力量将这些未眠者以五大元素重组、召唤出来。而每个施法者所能召唤出亡者大军的总数,便取决于它们的法力池——圣柜。与一般法师充满奥术,可以随意将奥术塑造成火地水风的法力池不同。一旦法力池转化成圣柜,就无法再使用其他法术了。

而每个人的圣柜都有其独特的形态,有的是一个漂浮的白骨构造成杯子,那杯子大概有一个成年死亡豹的脚爪那么大,里面盛放着满满的鲜血,在杯子的两侧则环绕着一圈不显眼青蓝色的幽魂,时不时发出微小的哀鸣。有的则是一个类似半身人的头盖骨,幽冥琼浆混合着一般鲜血从头盖骨中溢出,底座是由跳动的肌肉构成。还有的圣柜呈现为一把扇子,那是一把骨扇,扇子的中间黏连着大片鲜红的肌肉,扇子是多重结构的,由两片扇形构成,两片扇形中间则是盛放着大量幽魂,血液如同土星的光环,围绕着整个扇形结构流淌,凭空转动。

也有极为巨大的圣柜,现今寂静王里涅尔·肃的圣柜遮天蔽日,犹如一艘在天空上漂浮的血肉铸就的飞船,筋腱、肌肉、脂肪和胡乱生长的骨骼在那战舰上到处都是,然而它的圣柜就那样平静地飞行着。诠释着王者的力量。

寂静王的首席将军——战无不胜者-欧兰·噬月的圣柜则是一柄犹如山峰般大小的浮空巨剑。那是一只好像活着的遮天蔽日的骨刃,上面点缀着外泄的幽冥琼浆与血液组成的瀑布。而肌肉则连接着骨骼与骨骼之间的缝隙。

每个未眠者身上的灵魂、骨骼、肌肉、血液以及幽冥琼浆的总量,也就是它的主人召唤它所需消耗的圣柜量,简单易懂。

无论是圣柜,还是未眠者,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们都是不属于弗朗特世界的事物,他们始终和幽冥有着某种未分的联系,而圣柜则是未眠者的精纯之物,唯一能够象征他们永恒之夜中身份的纯粹结晶。优秀的死灵法师或是死亡骑士都能通过法力让圣柜与幽冥界产生共鸣,换取暂时的力量。这个行为被统称为解放。将圣柜解放,将力量解放,将一切血与骨,魂与肉与故乡共鸣。

——届时圣柜将展现出数倍于平常的体量,借用幽冥本身的供给,诞生出一个单一、强横无匹的终极未眠者。不过一旦这只未眠者被彻底摧毁或补完,那么来自幽冥借用的共鸣力量,那些额外的血肉会让圣柜彻底失调破碎,让持有者永远地失去它。

民生及日常文化

正常情况下,死亡的国度里不会有人有对食物的需求,对于更多未眠者来说,它们都是曾经体验过生命的生物,一旦体验过那些温热的感觉,在成为未眠者后就会经常怀念那些感官的美好——所以,对于未眠者来说,食物是一种用来悼念逝去生命的仪式用道具,而毫无意义的进食则是他们对于生命最后的尊重和缅怀。

未眠者能品尝到的味道极其有限,只有对有剧烈刺激性的食物才会有一点点反应,这似乎能归功于死之球内部某些难以言说的规则。为了怀念曾经的味道,那些未眠者平民都会在橱柜里摆上几块散发着难言恶臭的蓝纹奶酪。蓝纹奶酪是外出工作的未眠者从其他国家带来的牛奶、干酪等食物放置在墓穴深处,与无法复生的尸体一同被风干制作而成。如果不是没有嗅觉,未眠者平民们就能够清晰地闻到来自蓝纹奶酪可怖的巨大恶臭。坐在亡灵木制作的椅子上,等待木钟上的啄木鸟敲响午餐和晚餐的钟声,然后使用刀叉切开奶酪细细咀嚼,闭上眼感受生前进食的滋味,这是未眠者平静生活的理想画面。

一些更有追求的僵尸则会选用来自北方深海的鲱鱼,这些鲱鱼经过盐渍后,会被放在地窖腌制数月到数年才取出来食用,腌制的过程不必太讲究,大多数鲱鱼总会在被拿出来食用前就部分腐烂生蛆,但这对于未眠者来说又如何呢?这些死不掉的家伙总是喜欢在需要庆祝的时候进食腌制好的世纪鲱鱼,因此鲱鱼飘来的气味也被亡灵们称为再生宴,通常只要有一家在举行再生宴,一个城镇的未眠者几乎都能闻到鲱鱼散发的气味,因此再生宴往往是宴请整个城镇的居民。

当其他种族知道未眠者食臭的喜好时,那些商人最先发现了商机:除了提供北海鲑鱼和腐臭的牛奶外,一位商人胆怯地向未眠者们提供了——粪便。据说第一位食用粪便的未眠者单纯是为了挑战还活着时的自己不敢挑战的事,但在那之后,粪便成为了一种传统,未眠者们不将其视为一种侮辱和坏事,而是一种带有幽默感的餐饮习惯,通过法术引爆粪便,将其炸成各种奇形怪状,然后用他们残缺的下颚咀嚼,吞咽这些黑乎乎的粪便。然而,那些位高权重者肯定是不屑于这种食物的。

英雄可以放弃生命,但不可放弃美酒。对于已经死去的英雄更是如此,光是恶臭无法满足它们对于曾经酒精给过自己的刺激感受。黑色天幕下的的蛇虽然长得身材娇小,却凶狠好战,常年游走隐匿于黑暗之中,未眠者捕捉这些毒蛇提取毒液作为毒酒饮用,以慰藉自己,怀念生前饮酒作乐的日子。

失去了味觉,未眠者们更加执着地追求口感。潮湿的黑暗石板下生活在青苔里的黑色石甲虫和绿脓肥蠕虫都是未眠者们喜爱口感的代表。石甲虫坚硬的外壳使亡灵生物能够再度回忆起自己咀嚼时的感觉,而肥蠕虫则可以在一口咬下时汁液四溅。有不少的未眠者喜欢在昆虫繁衍的季节外出到墓园深处,大树根部等阴暗角落寻找石甲虫,他们常常拿着容器,外出捕获这些昆虫,未眠者们采摘后将昆虫囤积在家中,时不时取出一些大快朵颐,但在进食后,这些未眠者还是需要将昆虫的残骸从嘴里掏出,以便后续的麻烦。

作为斯坦因的造物,吸血鬼们优雅而高贵,并且和其他死者不同,他们几乎拥有完美的味觉和消化系统,对于鲜血的追求使得它们成为了极为追求艺术的美食家。他们通过魔法将从鲜血畜牧场里的活人那收集来的鲜血塑造出各种不同的颜色、形态和口感。血酒、血冻和酒会时用到的鲜血喷泉都是吸血鬼们华丽“烹饪”技法的体现,而贪食王爵和红皇后这种吸血鬼中真祖中的真祖,贵族中的贵族则更是挑剔,他们对于血液的新鲜度,呈现的色泽和血液的来源都会有极高要求,并声称能够尝出最细微的不同。

有些被亡灵法师操纵的血肉之躯通常是赤身裸体的,但在死月、莫-赫莱斯等城市,一些更有追求的未眠者也大有人在。

沾有大量土灰,不加清洁的破旧布衣是未眠者平民最常见的便服,在未眠者死而复生之初,身体的死去并没有让他们的尊严和羞耻心也一同死去,身着之物令未眠者回想生前的日子。从坟墓里爬出的他们,如今身上的衣服随处可见破烂的空洞,数百年过去,连勉强修补的痕迹也逐渐变得古老,大多数的未眠者对于着装并没有很高的要求,也几乎不会更换衣物,但会拒绝衣不遮体。

对于那些没有思想的可怜无脑未眠者,他们身穿下葬时的衣服,直到那些衣服在无尽的游荡中变得破烂不堪,直到他们被各处的死灵法师找到,引导至收容所得以更换衣物。

自诩尊贵的吸血鬼比起大多数未眠者同胞来说更加聪明,拥有自己的思想,服饰的搭配也更加精致,这几乎和饮血一样是他们的一大乐趣。平日里,他们在古堡会披上暗红交织的鲜血长袍,华丽的丝绒长袍能够防止鲜血渗透进内层,鲜红的内衬和猩红花纹在血魔法的驱使下长久地流淌。在吸血鬼集会的时候,他们通常会换上一套高领的黑礼服,戴上手套和大量宝贵饰品,再配上一件马甲或是真丝衬衫。大部分吸血鬼喜欢在集会上手捧盛满鲜血的高脚杯,同时畅谈自己最近收割的生命,和遇到美味点心的经历。离开了华贵的衣服,这些吹嘘便没有了支撑。

处于狩猎中或战场上的吸血鬼则会褪去他们往日容易受损的服饰,换上一套漆黑如夜的盔甲,这种盔甲是由这片黑色的土地上,最稀有的邪矿,在死灵法师驱使的未眠者们夜以继日地打造之下制作而成。暗夜一般的盔甲上妆点着零星猩红的宝石。每一片猩红都是生灵心肌血凝结成的碎片。平日里,吸血鬼们褪下盔甲后,他们的忠诚仆从便会洗去他们盔甲上猩红的片片血迹,因此吸血鬼们的战甲总是保持着漆黑明亮的色彩。

死灵法师的法袍则要更加多彩一些,通常死灵法师法袍的颜色与其圣柜的颜色息息相关,专精不同死亡元素的死灵法师可以从他的法袍上得以分辨。死灵法师的法袍尾部经过延伸有一个较长的拖尾,并且喜欢在自己的斗篷上添加不同生物的皮肤或是一些死灵符文作为装饰。妆点在法袍周围的金属制吊坠不仅是地位的象征,也是注入魔力和释放死灵法术的辅助道具。一些更加务实的死灵法师也不一定使用斗篷一类的装饰,他们可能佩戴坚固的骨质冠冕以及带有死亡气息的独特技术打造的骨甲。

当一些死亡骑士的圣柜规模有限,想将圣柜用作它用时,根据战斗风格,有些死亡骑士也会穿戴哀嚎钢混合骨头和尸块打造的渗人盔甲,哀嚎钢在没有阳光的照射的情况下也能散发光泽,并能够抵御大部分兵器的攻击,哀嚎钢护佑的部分通常会掺杂美观的丝绒或是流淌的幽冥琼浆,这一掺杂的部分通常是死亡骑士委托工匠的特殊要求,哀嚎钢盔甲也因此变得沉重无比,只有经过残酷训练的死亡骑士才能背负起这样的重量。

死亡的国度永远黑暗和寂静,孤独的风席卷黑色天幕下的碎裂大地。每当一个活生生的生物来到这里,给其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一片死寂,没有动物、没有植物、也没有人来人往的喧嚣吆喝,黑雾笼罩着未眠者城市的每个角落,永眠、寂离司,这些死亡的城市里,收容了无数的未眠者。未眠者们在死灵法师及更强大领袖的引导下,逐渐掌握自我意识、建立起城市和秩序。

空荡的墓园城市里,未眠者们,不知疲倦、夜以继日地前去工厂、矿坑等地点工作,他们执行着各式各样的重复生产和繁重劳作。不知疲倦,不会因为情感、情绪的变化而出错、也不消耗粮食的他们是最优秀的劳动力。死灵法师或有经商头脑的死亡骑士会将大群有智慧或无脑的未眠者组织起来,成群结队地去其他国家贩卖劳动力,也会前往吸血鬼的庄园为吸血鬼照顾喂养那些被圈养的人类。

大部分的未眠者过着平淡如水的安静生活,但这种平静生活需要死灵法师的协助。每个未眠者聚居的城镇都会有一些低阶级的死灵法师照料未眠者们的生活需求。这些死者偶尔会因为失去痛觉,无法及时发现自己少了身体的某一个部分而去寻找死灵法师拼接躯干。也会为了获取金钱,让死灵法师承担中介的责任为自己寻找工作,或是请死灵法师改造自己身体的某个部件。

也有一些生前是罪人,死后成为了死灵法师麾下驱使的未眠者佣兵,心术不轨的死灵法师会拒绝支付报酬,直接用死灵魔法控制它们。其中也不乏一些相对可怜的无脑未眠者,自苏醒以来便游荡在黑暗大地上,他们被一些具有良知的死灵法师找到,收留进收容所中以免被血肉食尸鬼吞噬。当然也有一些亡灵僵尸,他们并不甘愿与其他未眠者一同过上平淡简单的日子,而是在黑暗降临的时候,闯入其他人的居所肆意劫掠和破坏,发挥他们不死和无痛的特点,他们被当地的恐翼堡所通缉,却也丝毫不畏惧。

骷髅是仅仅由白骨拼接构成的未眠者,骷髅身上的估计可能原本属于哥布林、人类、甚至是深海种族和野兽。骷髅无法品尝任何东西,但有些骷髅对于骨架十分熟悉他们也从诸如音乐和美术这类艺术上找到了人生的乐趣,著名未眠者画家康·吉尔就是一名千年前死去的骷髅。还有些骷髅有着很强的沟通能力,由于骷髅相比于其他未眠者,外表上还算是外族可以接受的,于是一些骷髅成为了商人,在各地旅行着,骷髅商人常说的一句话是“你都把我看到底儿了”。但难免有许多骷髅对艺术或经商都毫无建树,也不感兴趣,他们利用自己坚硬的骨骼做些更加直接,甚至是有挑战性的工作——其中不乏渴望成为骷髅士兵和死灵法师的存在,他们和其他未眠者生活在一起,守卫着城镇并服务于大众。

幽魂是一种相当特殊的未眠者,没有实体的性质使得他们不需要进食和休息、也不会被墙壁和牢笼所阻拦。在很多未眠者国度都会有幽魂误闯其他未眠者家中、甚至是恐翼堡等军事要地的情况。其中也不乏刻意闯入者,当地的管辖者总需要花费大量时间精力使用圣柜中精魂的部分束缚那些特殊的幽魂未眠者。

在战无不胜者被这些幽魂干扰到烦不胜烦时,他下达了一条命令:任何非法闯入禁地的幽魂将被死灵法师剥夺意识变成任他们驱使的无脑奴隶。此后大部分鬼魂都过着游民般的生活,他们时不时的出现在街头,给那些未谙世事年便死去的未眠者讲着传说的故事,也有些幽魂躲在更加阴暗的角落,突然冒出惊吓那些胆小的未眠者。当然,即便最胆小的未眠者也不会被真正吓到,感情淡漠的他们通常只是抿嘴笑笑。也有些幽魂利用自己的特殊性质铤而走险,窃取资料、担当谍报工作者等。

吸血鬼们很少成群结队的走在街上,平日里也不爱出门。毕竟在大多数未眠者看来,吸血鬼这些曾经的真亡者都是装模作样的家伙,而吸血鬼们也不屑于与其他脏兮兮的未眠者为伍,再加之饮食习惯和生活习惯的不同,也许吸血鬼和人类混居在一起,都胜过传统的未眠者。吸血鬼们凭借其更接近类人种族的优雅外表,成为了几乎最富有的未眠者。这些贵族通常喜欢上街雇佣未眠者狩猎新鲜血液,并伴随它们是蝠狼作为监督,亦或是亲自混入人类城镇,利用外貌的优势亲自体验狩猎的乐趣。

吸血鬼通常住在自己的城区中,由于厌恶和恐惧银,银质货币几乎无法在这里流动。它们在城区中拥有自己独特的集会场所,殿堂和鲜血畜牧场。吸血鬼将活生生的生物当做血液的容器来使用,甚至在他们管辖的城区中也包含人类的小型聚居地,生活在这里的人类需要向他们缴纳血税——填满一个周期性出现在他们家门口的华丽大碗,否则就等着被吸干的命运。在吸血鬼城区的中心,通常有几座巨大的古堡,那是血液最纯正,最古老者的居所,也是其余吸血鬼的向往。

一座座墓园城市常年被黑暗天幕裹挟,唯有月光近乎永恒地悬挂在黑夜的上空。未眠者将自己居住的地方称为墓园,并且用自己的墓石搭建房屋,棺材组装床板,在野外寻找亡灵木或骨头将房屋其他部分和家具拼接完整。墓石构成的尖顶石质房屋在月色下映得或惨白或漆黑,未眠者就居住在这些方尖碑般的房屋中。幽魂因为没有实体,无法搬动墓石或者打造家居,所以幽魂通常居住在未被移动的墓碑之中,不过他们会请求其他未眠者帮助他们清除长在墓碑上的杂草、苔藓等黑暗植物。一些喜好热闹的幽魂则是在一些幽魂酒吧聚集和居住。

吸血鬼们居住在自己搭建的石质大宅里,他们的一大乐趣就是不时地打扫和修剪亡灵木家具上偶然长出的黑暗藤蔓。

墓园城市的街道,大部分地砖都是由墓石铺成,白骨马拉着亡灵马车栖息在路旁,街上偶尔会有一些行人错落地行进。吸血鬼贵族,才居住在远离城镇、吸血鬼城区壮丽的古堡之中,古堡一般由吸血鬼的仆从搬运黑暗大地上海量的岩石精工堆砌、再由魔法削切而成,时常有专门的仆役打扫灰尘。

在未眠者城市中心,有幽绿火焰团簇而成的集市,许多的未眠者在集市的墓石地砖上铺上青苔藓垫和货物,沉默地等待交易。市中心坐落有一座灌满幽冥琼浆的最高方尖碑,上面刻画着代表城市的印记。狞笑的月牙代表着死月,幽绿的骷髅冥光代表着永眠,青蓝的向内卷曲的圆圈花纹则是莫-赫莱斯的象征。这些方尖碑高高伫立在顶端,他们俯视着这片死亡大地,看着骨与肉在地面交错流动,也守护着死后的安宁不被打搅。

吸血鬼和王爵

在永眠战争后约10年里,战败、逃走的真亡者中出现了很多异变,其中最严重的一种是渴血病。不同于正常的亡者,患病者极度嗜血,没有定期痛饮鲜血就会全身萎缩,筋疲力尽,同时也无法接触阳光,一旦在白天暴露在阳光下,就会变成石头,最终碎裂成粉末,阳光对于他们来说比任何剑刃或是魔法都要疼痛,对于得了渴血病的真亡者来说,这是最痛苦的死法。

背弃了寂离司祝福的真亡者们并不能在大墓园周围生成黑暗天幕,于是他们中得了渴血病的一部分个体开始诅咒死之蝎,诅咒那该死的背叛者将它们变成现在的样子,它们将自己那纹有数字的眼球挖下,严禁提起那场被视作耻辱的永眠战争。

最终,这些病人却引起了第五幽冥司,那被称为血王的猩红尊爵斯坦因的兴趣,他决定亲自下凡,给这些可怜的未眠者们一些礼物,不管他们想不想要,任性的血王都一定要送出的礼物。

血王降临的那天,那一瞬间,方圆百公里的生命都瞬间干瘪,它们的鲜血被以难以察觉的速度提出,凝聚在血王的胸前。斯坦因从这些鲜血中抽出一把钥匙,将其捏碎,猩红的粉末飘向几个真亡者的主要聚居地。

吸血鬼就这样诞生了。尽管阳光依然是他们的弱点,但他们已经能在阳光下短暂地活动,外貌比之前更加年轻俊美,拥有柔顺的毛发,力大无穷,甚至还能化身为漆黑的野兽。通过血液为生,一次啃咬或者将血液赐予他人,即可完成对同族的高效扩张。

拥有强大力量的吸血鬼就这样掌握了所有真亡者,成为了真亡者们的领袖,以贵族自居,统治着被他们视作卑贱的其余没有患病的真亡者们。最强大的吸血鬼被称为真祖,自封了王爵之名,繁衍自己的种族,血统越纯正,力量就越强大,这些血族的信仰也和之前截然不同,由于信仰着第五幽冥司,所以和未眠者们的冲突理由也消失了。真亡者和未眠者于恒荒历360年以后开始频繁建交,甚至将吸血鬼的也混编进未眠者的部队中。

代表性生物

骸骨妖:不同于它们的表亲——那些脆弱不堪的骷髅兵或其他骷髅兵组合成的造物。骸骨妖是用白骨所能制造出最有效率的士兵,他们身体接近巨魔般高大,但稍微纤细一些,身体上的骨骼比正常的骷髅要多出两倍以上,无论是手臂还是大腿,都有三条主要的骨骼保证其耐久。而骸骨妖的颅骨则呈现出一种近乎愤怒的“表情” 。亡灵法师通常会发给他们一把骨头制成的小型镰刀以加强他们杀伤敌人的能力。

骸骨惧妖:除了将骨镰变为两把构造更大,更锋利的骨镰以外,骸骨惧妖的表情由怒转悲。一些构成黑暗天幕的黑雾弥漫在这些骸骨怪物周围,并且,他们本就复杂的骨架上还伸展出了许多长短不一的骨刺,连头颅的形状也发生了些许改变。它们的出现就让敌人感到胆寒,和他们交战的后果非死即伤。并且骸骨惧妖已经具备了一些死亡骑士教导处的基本战斗惯性,虽然不具备智慧,但拥有更强大和娴熟的本能,以应对生者的战技。

设计者点评:骸骨妖的骨刃给予了他更大的攻击范围,加上出色的攻击力,使得骸骨妖能在战斗中造成可观的伤害。而属于骸骨生物的抗远程攻击特性则让他更加稳定,不易被消耗。除此之外,骸骨妖还具有一项更加强大的能力,它们和更加低级的骷髅兵同属一脉,这使得在骸骨妖阵亡后,可以使用骷髅拼凑出骸骨妖,使他们重新生成躯体,重返战斗。

设计花絮:骸骨妖在设计之初,我们决定创造一种异形的骷髅,区别于一般的骷髅兵,它应当比一般的骷髅更加凶暴、奇特和具备看上去更强的杀伤性。于是,美术老师给出了初稿——这一版本的骸骨妖有些过于接近螳螂的形象,导致和森林势力的螳螂兵种有些概念上的重复,于是我们决定重新绘制。

第二版本的骸骨妖整体是一个带有长袍的形象,显得纤瘦而庄严,给人的感觉更像是一个施法者,而不是残暴的杀戮机器,于是经过“健身”,最终的骸骨妖形象被我们敲定,加入了一些钢钉和其他诸如闪亮眼睛之类的细节,未眠者的第二级兵种诞生了。


死亡势力特殊玩法

skill racial SacredArk 圣柜

死亡势力可以在战斗中获取阵亡者身上的部件,将它们拆分成血液、肌肉、骸骨、灵魂和幽冥琼浆等基本死亡元素。死亡骑士可以使用这些死亡元素直接拼凑出白骨护甲、鲜血箭,甚至是一堆腐烂的手直接影响战斗。而死灵法师的圣柜能使它们利用这些废料再造成死亡的士兵,从僵尸骷髅,到骸骨巨龙,应有尽有。享受拼凑尸体的乐趣吧。

skill racial Necromancy 招魂

凡是在战斗中死去者,皆是未眠者的宝贵资源。战斗结束后死灵法师将总阵亡数量一定比例的生物转化成骷髅兵,而骷髅兵是不占用领主军队栏位的。

skill racial Sacrifice 献祭

领主可以将部队中的生物杀死,转换成相应或更低阶级的死亡势力生物。 近乎无情的未眠者只相信死者,无论是多么高效的杀戮机器,只要它还没死透,就不能为骄傲而淡漠的死亡骑士所用。

塞壬塞壬斯/英仙无笛/寂星惑音/沉默的塞壬

EvilP 更新于 2022-09-28 16:40:54,共有条回复论坛链接

来源:https://store.steampowered.com/app/2147380/

视频: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7N4y1K7PL/

Silence of the Siren is a turn-based strategy game where several different space-faring civilizations are fighting over control of a distant star system. Explore what’s left on the planets and secure resources to build mighty cities. Raise powerful armies and defeat your opponents on the battlefield!

总之就是个科幻回合策略啦~暂时不见中文支持,测试/发行时间未知,看看视频看看截图就好了……

20220928 120220928 220220928 320220928 420220928 520220928 6
弗朗特之门 § 介绍#w5#天使位阶与光之国度
EvilP 更新于 2022-09-26 00:01:50,论坛链接
弗朗特之门 § 介绍#w4#圣堂七国
EvilP 更新于 2022-09-19 00:03:59,论坛链接
弗朗特之门 § 介绍#w3#森罗古嗣
EvilP 更新于 2022-09-12 00:09:20,论坛链接
征服之歌0.77.7
EvilP 更新于 2022-09-09 16:49:45,论坛链接
弗朗特之门 § 介绍#w2#圣城伟柱
EvilP 更新于 2022-09-05 12:20:22,论坛链接
Fanstratics月报#25#2022-09
EvilP 更新于 2022-09-01 15:11:28,论坛链接
游戏介绍:弗朗特之门#w1
EvilP 更新于 2022-08-31 11:25:54,论坛链接
杂七杂八
EvilP 更新于 2022-08-23 09:45:10,论坛链接
Fanstratics月报#24#2022-08
EvilP 更新于 2022-08-01 17:06:59,论坛链接
Fanstratics月报#23#2022-07
EvilP 更新于 2022-07-01 16:07:08,论坛链接
征服之歌0.76.1
EvilP 更新于 2022-06-30 20:32:39,论坛链接
征服之歌0.75.7更新
EvilP 更新于 2022-06-03 21:36:27,论坛链接
新群……
EvilP 更新于 2022-06-03 19:44:16,论坛链接
Fanstratics月报#22#2022-06
EvilP 更新于 2022-06-01 18:18:47,论坛链接
征服之歌0.75.6更新
EvilP 更新于 2022-05-24 23:12:11,论坛链接
挖坑
EvilP 更新于 2022-05-15 23:31:14,论坛链接
征服之歌提前体验开启
EvilP 更新于 2022-05-11 00:03:11,论坛链接
Fanstratics月报#21#2022-05
EvilP 更新于 2022-05-01 16:56:44,论坛链接
Fanstratics月报#20#2022-04
EvilP 更新于 2022-04-01 16:37:53,论坛链接
Fanstratics月报#19#2022-03
EvilP 更新于 2022-03-01 15:45:02,论坛链接
Fanstratics月报#18#2022-02
EvilP 更新于 2022-02-01 19:06:02,论坛链接
3AMM
EvilP 更新于 2022-01-14 01:06:00,论坛链接
Fanstratics月报#17#2022-01
EvilP 更新于 2022-01-01 18:11:00,论坛链接
Fanstratics月报#16#2021-12
EvilP 更新于 2021-12-01 19:15:00,论坛链接
Fanstratics月报#15#2021-11
EvilP 更新于 2021-11-01 16:31:00,论坛链接
Fanstratics月报#14#2021-10
EvilP 更新于 2021-10-01 15:57:00,论坛链接
Fanstratics月报#13#2021-09
EvilP 更新于 2021-09-01 15:42:23,论坛链接
Fanstratics月报#12#2021-08
EvilP 更新于 2021-08-01 17:38:55,论坛链接
Fanstratics月报#11#2021-07
EvilP 更新于 2021-06-30 15:56:12,论坛链接
征服之歌 - Songs of Conquest
EvilP 更新于 2021-06-14 18:36:00,论坛链接
圣战群英传:解放
EvilP 更新于 2021-06-13 17:50:54,论坛链接
Fanstratics月报#10#2021-06
EvilP 更新于 2021-06-01 16:08:32,论坛链接
Kings Bounty II — Unite Them or Fall
EvilP 更新于 2021-05-24 03:08:36,论坛链接